传媒攻略 |意见反馈| 0531-82777223
  • 无任何费用
    透明无中介
    快捷省钱省心

您的位置:云视觉 >传媒攻略 >庆典演出

疫情后,演出活动“取消险”是否成为刚需

随着近日东京奥组委宣布,今年夏天的东京奥运会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将推迟至2021年举行后,便有报道称,东京奥组委在申办成功后就为自己购买了慕尼黑再保险公司的奥运取消保险(含延迟改期),保险公司有可能需要支付给东京奥组委5亿美元的赔款。
这则新闻让人认识到此类保险产品在大型活动中的重要性,同时面对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之下演出大规模取消、全球停演,演出从业者开始思考“大型活动取消险”的用途。新京报记者查询相关政策,发现其实早在2011年中国保监会就曾下发过《关于保险业支持文化产业发展有关工作的通知》,该通知中包含“演艺活动取消保险”的试点运营,那为何此类险种目前在内地演出市场似乎“不见踪影”?它的施行情况如何?新京报记者采访演出从业者及试点保险公司一寻究竟。
当地时间2020年4月1日,日本东京,东京奥运会倒计时板。图/视觉中国
“取消险”国际惯例,售卖常见但理赔条件有限制
3月中旬,欧洲和美国各大文化机构纷纷宣布关闭场馆,或取消和延期当前的所有演出活动,但在当时百老汇关闭前曾发布一份声明称,除非得到市政府和州官员的授权,否则百老汇将不会关闭。百老汇的这份声明表明,当出现国际大型活动、赛事、演出不得不中止时,运营决策者会权衡是否能申请保险公司理赔,而“不可抗力”的发生是保险公司参考的重要指标之一。新京报记者从相关资料了解到,引起不可抗力通常有两个原因:一是自然原因,如洪水、暴风、地震、干旱、暴风雪等人类无法控制的大自然力量所引起的灾害事故;二是社会原因,如因战争、罢工、政府禁止令等引起。

虽说“不可抗力”是大型活动取消保险风险产生的最核心要素,但也并不说明文化机构遇到因不可抗力所造成剧院关闭、演出取消等事件时,就可以获得对应的赔偿。如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如果投保人在新冠肺炎发生前就购买了大型活动取消保险,且同时回购了关于传染病一项的扩展条款,比如东京奥组委就能获得赔偿,但是疫情发生之后至今,国际市场所有经营此种产品的保险公司都将新冠肺炎排除在扩展条款之外了。
尽管“取消险”在理赔时有条件限制,但购买此类险种在国际上并不鲜见。此前有报道称,国际奥委会首次购买赛事取消和停办保险是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开幕之前,由于担心雅典奥运会被迫取消,从而购买了17亿美元限额的保险。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前,奥委会购买了41.5亿美元限额的卖方利益险和赛事取消停办保险。国际奥委会的年度报告显示,为防止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取消,国际奥委会支付了近1440万美元保费。演出方面,部分比较有影响力的艺人会买演唱会巡演取消保险,但这种保单价格不菲,通常保费的费率为3%-4%,就是说100万美元的限额要支付出3万-4万美元的保费。如果有些艺人演唱会年度保单需要从2020年1月1日或以后起开始更新(续期),那就意味着在他们的最新保单中,保险公司很有可能已经将新冠肺炎排除在外。
内地演出从业者,不知道去哪买“取消险”
反观内地,大部分职业赛事和大型文化演出项目的主办方都选择自己承担相应的风险。北京中间剧场艺术总监满顶向新京报记者介绍了作为剧场运营方,在实际情况中的投保情况:“有几个投保主体:作为一个场馆的运营方,一般除了员工正常的保险之外,还有第三者责任险,如果在场馆内发生一些意外会有所保障。还会有一种在剧院演出的巡演团体在差旅方面所产生的保险,如航班的无责任取消险;货运方面会涉及一部分保险,但是单纯演出取消的保险,确切说不知道上哪去买。通常剧场制作的演出项目巡演时,保险公司会出两个险种,一种是团体意外保险,针对巡演的天数等情况,保险公司会做出评估,主要针对因意外所发生的住院或医疗产生的费用。还有一种是财产保险,如舞美置景,演出设备等损坏或丢失时,将会进行赔偿,还没有听说过有关演出取消的保险。”

近年来引进和运营了众多国际知名法语音乐剧及其他国内舞台剧演出项目的北京九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力刚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的投保情况也相似:“针对公司的演出项目,通常基本只会上意外险,比如,防止人员拆、装台时受伤或者住院这类的保险。有一些比较大型的演出项目,实际上也问询过一些保险公司,但是基本上都没有设演出取消险。”

除了以上两家演出机构之外,新京报记者也从聚橙舞台剧制作人胜男那里了解到,关于演出类的保险,无论自制的项目,还是对外采购的演出项目均没有演出取消类的保险。个别项目会针对里面明星演员的要求,为其上个人意外伤害险以及意外伤害医疗保险,并不涉及其他险种。除此之外剧组演职人员无非就是投保意外伤害住院津贴保险、意外伤害医疗费用补偿保险以及团体意外伤害保险这三种保险,胜男表示,演出取消类保险仅在聚橙的大型演唱会部分会有所涉及。

新京报记者通过采访众多内地演出机构发现,目前针对“演艺活动取消险”的态度主要呈现为——小演出机构不想买,因为成本过高,适用率不大;大演出机构想买,却因信息不对等,不知道哪家保险公司会售卖。张力刚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演艺活动取消险是非常必要的,但是因为信息不对称,所以导致我们打电话咨询保险公司,说没有这个险种。而保险公司也不可能为这么小的业务派出专门的业务员。我们这样大一点的公司,其实很希望能上这类保险。”
“取消险”目前在大型演唱会的部分项目中会有所涉及,戏剧行业少见应用。
政策支持,10年前就有制定演艺活动相关保险的意向
“取消险”真的无处可上吗?新京报记者从相关法律人士处得到两份文件,一份是2010年4月,中国人民银行会同中宣部、财政部、新闻出版总署、银监会、证监会和保监会等九部委联合制定的《关于金融支持文化产业振兴和发展繁荣的指导意见》,另一份是2011年由保监会下发《关于保险业支持文化产业发展有关工作的通知》,从中发现,当年按照《关于金融支持文化产业振兴和发展繁荣的指导意见》要求,在现有传统财产保险业务的基础上,保监会和文化部共同组织开发、分批确定文化产业保险险种并推进有关试点工作,要求有重点地推动当前文化产业保险市场发展。第一批试点单位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涉及11个险种,其中位列第三的便是“演艺活动取消保险”,试点经营期限为两年。

2012年9月27日,当时的北京文化局(现北京市文化与旅游局)与人保财险北京市分公司共同举行文化产业保险战略合作协议签约仪式。其中,人保财险与首都剧院联盟签署的《北京市文化演艺行业保险合作协议》引人瞩目,协议指出,为演出行业所关注的“延迟取消保险”已进入研发后期阶段,这意味着呼吁已久的演出取消险有望正式进入市场。但法律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这几个信息只能说明早在2010年,相关演艺活动保险的需求已经出现,并且被注意到,但在接下来的十年间,是不是真有保险公司开发了相关种类的产品,这些产品在市场的实际操作情况如何,不得而知。
保险公司:开设了“取消险”,但投保率不足10%
文化产业保险险种推进情况如何?新京报记者联系到中国太平保险集团保险资深顾问贾彭鹏,她告诉记者:“目前,并不是每家公司都有涉及赛事(活动)取消险这类产品,通常演出机构购买保险基本围绕的是公众责任险、安全责任险、团体人身意外保险这三类。据我了解,目前内地排名前十的保险公司中只有人保财险、平安财险、太平财险三家公司做赛事(活动)取消保险,涉及不同的品类,不过目前的投保率很低,公开数据显示不足10%,也许未来会因为此次疫情的影响,这类险种开始受到重视。”

博汇保险经纪有限公司董事长袁博对此类险种投保率低的情况做出了自己的解释:“大型活动取消保险在内地文化演出行业其实还没有推行起来,从而也就没有产生过真正意义上的赔偿。活动取消险投保率低的重点在于它的消费群体,演艺机构购买保险是因为项目存在着相对应的风险,但演出取消并不多见,纵使内地保险市场有对应的保险产品,但始终没有一个事件的发生,这就很难引起人们的重视。此次有人会关注,也是因为目前疫情的发生出现了大规模的停演。”而关于演出从业者提出的“信息不对等,不知道上哪买此类保险”的说法,中国太平保险集团保险资深顾问贾彭鹏则回应:“信息不对等,我总结主要还是和保险业务员自身的综合素质、专业程度有关。就类似于我这样早期老的保险人,缺乏学习能力,依然还有人10多年来只卖一两种类型产品。早期大家毕竟是通过顾问去了解这家公司以及产品,而现在增加了互联网平台,未来应该会越来越清晰、透明化。”

那内地保险公司现有的“取消险”理赔究竟适用于哪些范围?新京报记者参考中国保险行业协会目前公开可查的平安财险的《活动意外取消保险条款》,此条款规定,“ 在保险期间内,因本保险合同责任免除事项以外的、被保险人能力所不能控制的任何自然灾害或意外事故,导致被保险人不得不取消、中断或推迟举办本保险单明细表中列明的活动,造成被保险人在本保险单明细表列明范围内的损失,保险人按照本保险合同的约定负责赔偿。”博汇保险经纪有限公司董事长袁博向新京报记者解释了相关责任条款:“大型活动取消险理赔的很重要的一个指标是,造成取消或延期的风险是不是项目所有方不可控制的,也就是所谓的不可抗力。但并不是所有不可抗力造成的演出取消都可以获得保障理赔,比如传染病、恶劣天气、核心人员缺席等,这类情况在现在的产品中属于责任免除,保险公司不予赔付。但如果投保方对于这些保障有所需求,可以与保险公司协商,将这些条款进行回购,以或得相应的保障。”
百老汇剧目停演前,会权衡是否能申请保险公司理赔。图/视觉中国
疫情过后:演出行业从业者会关注“取消险”,但持观望态度
经历过此次疫情影响下的演出大规模取消,演出从业者未来会考虑增加购买“取消险”吗?中间剧场艺术总监满顶表示:“我觉得这次疫情结束后,作为行业的从业者,可能我未来不会去购买这类取消险,因为再来一次这样事情的情况比较少见。我们做演出规划周期比较长,相当于我们下半年的演出,其实上半年或者是年初甚至提前一年就已经做了计划,如果一旦因为某些原因取消,也不会像国外一些大型项目要提前几个月去做准备,我们彼此还是有协商的余地。会关注,但持观望态度。”

不愿具名的某演出机构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以前大家肯定觉得像疫情这类的事件不太可能发生,所以对取消险这部分的关注度并不够。保险公司在近几年也不断地遭受极端天气和各种自然灾害的影响,在这个部分保险公司的思路也在变,以后怎么样,还是要等这次疫情结束之后,才会有一个更加明确的方向。今年因为疫情,国外所有做活动取消险业务的保险公司都遭受重创,部分保险公司也许未来会选择不再做这类险种,或者将这类险种的保险额度提升得非常高。在这样的情况下,作为演出主办方就会去衡量,一旦购买了这类取消保险,自己的适用几率高不高。我觉得未来大家一定会更关注这类险种,但是否在未来的演出项目中使用活动取消险,目前来讲,还是一个问号。”

2020-04-06

看过本文的还看过
免费策划4套方案
选择多又省钱,比线下省30%

免费报价
免费策划
多套方案
云视觉微信公众号
更便捷,更多招标订单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用户自行上传,如权利人发现存在侵犯其权益情形,请及时与本站联系。

© 2016 ysj400.com 云视觉 • 中国文化传媒行业云平台 保留所有权利.

鲁ICP备14034075号